Scroll to Top
首頁 > 東海人季刊 > 第36期 > 2014年第二屆同學會校友歡聚西雅圖
2014年第二屆同學會校友歡聚西雅圖
2014年第二屆同學會校友歡聚西雅圖
就業輔導暨校友聯絡室
第36期
637
2016-01-14
 【第2屆同學會】二〇一四年西雅圗聚會點滴與雜思

      東海二屆同學會每兩年相聚一次迄今已有廿五年的歷史,這次在西雅圗聚會是由李俊雄同學主持。俊雄兄和他的賢内助王淑美女士逺住離西雅圗两百多英哩外華盛顿州東南部的瑞齊蘭(Richland, Washington),两位為了全力籌辦這次聚會,煞費苦心,曾多次跋涉西行到西雅圗先行試吃、試住來選地點、價格合宜、口感好的餐廳,以及環境優良、安全、清静的上乘旅社。最後鎖定的旅館是位于耶鲁道(Yale Avenue)上的瑪律歐 (Springhill Marriott),這個位置適中,步行可達附近的餐廳、商店,以及捷運站,實是两位賢伉儷精心挑選的上佳歇息處所。 

      由于蒲慕容同學已在她同學會日誌中詳叙了每天的節目與活動以及她本人的所見所聞,在此就不再贅述節目與活動的细節,我僅將在同學會中自己的感受拉雜寫下,來珍惜這次望耄之聚會。不過蒲同學日誌中可资借鏡之處不少,我如對人名、地名、或時間不太清楚時,均参考蒲同學的日誌以避免過多的謬誤,在此先向蒲同學謝過。两次在旅社餐後開會時,李俊雄同學的報告内容都非常豐富精彩,因此我懇請他於會後寄一份他的摘要給我以供寫本文時有所補充及参考。他欣然應允,并於會後在趕赴杭州開董監事會期間交代夫人以電郵附件寄下,這種在百忙之中仍能兑現承諾的敬業精神,實是我們二届之光,我借此一角向俊雄兄和淑美嫂致最深的敬意和感謝。

      在四天緊凑的節目裡安排了四顿晚宴,頭一天和最後一晚在瑪律歐用三款式的美式套餐, 中間两晚在粤式酒樓享受十道美味的海鲜大餐,這都是两位主辦人事先親自品嚐後的成果,在此僅將菜單列於下:

新雅海鲜酒家 五月三日:香港大拼盤 – 烤鴨、叉烧肉、烤肉,白灼/椒鹽班點蝦(两吃),象拔蚌(两吃), 花旗参燉雞,薑葱龍(蝦)蟹會,蒜茸四季豆,清蒸三文魚,北菇扒豆苗,黑椒牛排,炒飯,甜點/水果。 

香港大酒家 五月四日:白灼象拔蚌、蜜桃沙律蝦,蟹肉燕窝羹,炒豆苗,北京片皮鴨, 黑椒肉排,薑葱龍(蝦)蟹會,北菇伴鲍菇,清蒸海上鲜,揚州炒飯,合時甜點。

      這次聚會共有廿五位同學参加,此外還有眷屬十二人,以及謝婉華同學在西雅圗的友人 Anna 和照顧譚少芬同學的醫護助理 Mary Jane,由于陳煌星同學和主辦人李俊雄同學各為本次聚會捐助了五千美元,張健雄同學也認捐了三千元,以参與同學會的卅九人計,每位可獲逾三百元的補助,因此我們每人僅缴了二百五十元的注册費就享受了四項精心安排的節目以及六頓美餐,與會人士無不感激三位同學的慷慨,尤其是李俊雄同學不但解囊,而且為了要把這次同學會辦得盡善盡美,期望同學們多能踴躍参加,曾打百餘通電話給同學錄上有名在姓但遅未回复的同學來懇請邀約,這種把時間大量投入的敬業精神,聞者無不為之敬佩。 



2
014年美國西雅圖

      在参加的同學裡,有位對同學會的熱愛和忠誠最值得我們欽佩與感動。譚少芬同學在两年前因中風而行動不便,現正在復健中,這次為了來西雅圗特别請了位醫護助理伴同前來照料她的起居以及其他的生活细節,這種不辭辛勞、花費不貲為了實現與舊友相聚數日的决定,使與會者無不動容。但雖然有 Mary Jane 在旁恊助,譚同學還是有两項節目未能参與,一次是参觀波音厰房之行,雖然波音備有輪椅,可能譚同學為了顧及耽擱群體行動,决定留在波音的飛行展望廳(Future of Flight Museum)來等我們。緊接着第二天我們的行程是瑞尼爾山(Mount Rainier)之旅,由于天候不盡理想,山上預期濕冷,并可能飄雪,而且長途跋涉,對行動不便的人確實是不太適宜,因此譚同學决定獨自留在旅社不與我們同行。譚同學這種顧己及人,處處週到的考慮以避免不必要的意外、耽擱,實在非常難能可貴。 

      在病癒復健中前來参加的同學裡還有位沈曼麗同學,她去年腦部曾患輕度中風,表面看來,沈同學的言語行動一如常人,但據她的夫君游敬熙大哥告我,曼麗有時會迷糊,不知身之所在,因此每當途中如廁時,游大哥都在旁静候以免曼麗迷失。敬熙大哥是我小學同窗復熙兄的長兄,在臺湾時并没見過面,但七〇年代中期後我們同在德州,相隔百餘英哩,因而偶有過從。這次游氏夫婦能西來参與,亦實屬不易,游大哥腦部曾動過手術,而且高龄已逾八十,他和曼麗嫂擧案齊眉的風範,實令我們這群小弟妹們至為仰止。 

      謝婉華同學的夫君余孟锺教授是我們同學會裡的熟面孔,他那「全職(full time)接客」 的名言至今仍為同學們所津津樂道。他不但風趣、幽默,而且非常健談,過去凡是有他在的場合無不談笑風生,但近两年來他為糖尿病所困擾,視力减退,行動不便,為了要参加這次聚會,婉華同學鼓勵他在室内商場練習走路,在這次眾多逰覽節目中,除了波音厰房需要攀爬多層階梯乘坐輪椅外,余教授都是跟着大家的步伐行走,不過謝同學總是随侍在側,比方在上下渡輪時可以攙扶一把。這俩位是同學會忠誠的出席者,這次能横跨北美州 來跟大家聚會,我們應為他俩的執着和毅力喝采。

      對两年一度聚會地點的選擇我們可能已到黔驢技窮的地步,我們找不出大家都想去的地方, 所幸,地點不是聚會的首要條件,我們聚會主要的目的是老友們叙舊,其餘的都屬次要的枝節 -- 如旅逰項目以及餐點的優劣度。這次四整天的聚會,共有三天的節目,一天是自由行,安排了四頓晚餐及两頓中飯,除了早餐由旅社供應外,其餘的自理,整個聚會的過程都運轉得有條不紊,緊凑而不忙亂,四天聚會的時間長短合宜,居住環境安詳舒適,旅逰項目豐盛,餐點多清淡少油腻,這都是李氏夫婦深思熟後精心策劃的體現。 

      不過我們已達八十高龄的邊缘,體力逐漸衰退,逺赴外埠参加同學會,如不勉力以赴恐怕難以為功,在此祗期望未來有更多的同學能效法這次譚少芬、沈曼麗同學以及謝婉華同學的老伴余孟锺教授所體現的精神,盡可能的來和老友們聚會。誠如俊雄兄所言,主持人難當,地點的選擇,今後不應再是問題的焦點,我們聚會的宗旨是叙舊而非旅逰。任何地方總會對某些人有所不便,但如能聚焦於叙往,其他枝節當可引刃而解。 

      這次節目的安排,我個人認為非常的適宜,但馬齒添二後,一天排两個節目可能會過于緊凑,全天的行程如瑞尼爾山之旅也可能會過分勞累。自由行似乎是對過八族較為理想的安排,由主持人建議可去處之選擇,依所好組隊各奔東西。五月五日自由行那天,我們八人:吴新一、江佑賢、黄鳴華、楊小梅、徐慧莉、Vickie 熊、曹俊喜 和王敦菁,依照劉宜中同學的建議,我們乘晨十點的旅社麵包車到太空針塔(Space Needle),在塔上逗留了四十餘分鐘,鳥瞰西雅圗晨景,然後我們到下面的齊呼李玻璃宫(Chihuly Glass Museum and Garden) 参觀,我們盡情的欣賞、拍照、看記録片,在那裡待了近两小時,我們八人都同意這是西雅圗最值得去的地方。在此之後兵分两路,曹俊喜和王敦菁决定坐一點鐘的車回旅社,其餘六人步行四十分鐘到水邊的蟹缽 (Crab Pot) 大快朵碩,飯後细雨濛濛,黄鳴華、楊小梅和徐慧莉還搭乘了大轉輪(Giant Ferry Wheel),我們本想搭乘四點的車回旅社,無奈告以满座為歉,大家祗好安步當車冒着小雨走回旅社。我們在外六個多小時,玩得很是盡興,該看的都看了,美食也嚐了,而且還壓了近两個鐘頭的馬路,寓玩樂、健身於一爐,過了個非常满足的一天。根據那天自由行的經験,我覺得過八後,節目的安排應以輕鬆為度,半天的節目佐以半天的自由活動,這樣改緊凑為輕鬆,化豐盛為恬淡,可能更較適宜于耄耋之步調。 

      每次同學會我總能遇到幾個半世紀前大度山的故人,這次很高興見到了劉宜中、史濟雄、 曾元勝和杜哲文。遺憾的是陳煌星同學因膽結石未能前來,我和他在美還有一年同窗之 誼,希望他早日康复,兩年後能同聚一堂。 二〇一〇年在東海聚會時見到了賴錦標和劉漢中,那是畢業後唯一見到兩位同學的場合,如果没有同學會的設置,連這樣五十年見一次面的機會都不可能有。 

二届同學會的歷史可遠朔到廿五年前,我因二〇〇一年始初度参與,故對早期同學會的歷史和演替并不熟悉,但千禧年後的發展我可在此略叙一、二。 為了避免不必要的渾淆,我把蒲慕容同學日誌中同學會開會的年表抄録於下: 
一九九〇 夏威夷 
一九九二 波士頓 
一九九五 舊金山 
一九九七 赴墨西哥逰輪 
一九九九 臺北、東海 
二〇〇一 美東逰輪 
二〇〇三 加拿大洛磯山 
二〇〇五 维加斯、大峡谷 
二〇〇七 阿拉斯加逰輪 
二〇〇九 夏威夷岛際逰輪 
二〇一〇 畢業五十週年,東海及環島遊 
二〇一二 地中海逰輪 
二〇一四 西雅圗 


2
010年台灣台中福華飯店


      我們二届同學會之所以能在廿五年内成功的辦了十三次并非偶然,黄鳴華同學常年维繫、 添補同學錄之功不可没,這是聯絡、通知同學們的血脈。還有一位维繫大家心脈的是蒲慕容同學,她的同學會日誌忠誠的記載了會期内同學們的互動與言行,使同學會的過往有脈可循。然而睿識棟樑才能的幕後推手却是王德新同學,没有王同學這位伯樂薦擧二位出山,二届同學會不易有如目前這般的聲色有序。我僅借此一角向德新同學在天之靈致最深的謝意與敬意。 

      與王德新同學情同姐妹的楊致英同學也是二届同學會的主要動力之一,她多年來一直是二届同學和校友室聯繫的管道,自王同學過世後,楊同學獨自擔負了二届同學捐款的繁文缛節,她這種任勞任怨為同學們賣力的精神,讓我們至為敬佩與感謝。楊同學這次没能前來西雅圗主要原因是因為她的夫君王家琪先生重聼,與大家交談不便,但八十邊缘的翁嫗難免有不足之處,調整生活方式或可彌補些缺陷,二〇一六年的聚會我們可用筆談的方式和王先生交流。 

      還有許多同學對同學會的發展與壮大有或多或少的貢獻,在此我就不再一一例擧,但我要提一下殷尚明、林宏鈞、楊瑞祥和楊德明同學。殷同學在罹車禍前對同學會事務非常的熱心、活躍,她曾任二〇〇一年聚會的主持人,二〇〇七年在逰輪上她又當選為下任(二〇〇九)的主持人,後因事不克成行,随後就遭遇車禍。這次據池元真同學告以她本擬前來,後因故又不果行。我們虔誠的希望她的玉體能更進一步的康复,二〇一六年能和我們再重叙舊誼。林宏鈞、楊瑞祥和楊德明同學是我們同學會臺湾方面的支柱,他們不但在臺湾開會時出錢出力,而且經常逺渡重洋來北美跟我們聚會。林宏鈞同學機智而又風趣,有他在就絕不可能有冷場,他常即興高歌一曲,也曾為印地安公主馬上招贅。楊瑞祥同學對每位同學的家庭渊源如數家珍,對返臺的同學祗要他人在寳岛,無不設法餐聚款待,凡是同學有著作出版或有關同學的著作,他都購置分赠所有在籍的同學。楊德明同學是我大一時的室友,他總是锋芒俱斂的默默工作,在臺湾方面有關同學會的運作,他是幕後主要的動力。德明兄重聼多年,但他還是個两年一度的候鳥,勉力來與同學們交流、同游。這次三位未能前來據說是因為龍頭大人(録俊雄兄所言)林宏鈞開刀不便出席,其他臺湾的同學也因此都没露面,我們希望龍頭大人開刀順利,早日康复,两年後能率群雁東翔,聚二届耄耋於一堂。

      由于我們年歲漸長,两年一度例行聚會的出席率已有明顯的降低,這是無可避免的現實。 但從這廿五年十三次聚會所孕育出的友誼已衍生到天涯海角,地區性的小型同學會經常擧行,每逢二届同學照訪或路過,當地的同學就會安排餐聚叙往。楊瑞祥同學經常在臺北作東,我去秋到湾區時楊致英、林庸和高子奮也召集了十五、六人共度了一個愉快的下午。 我們在聖地亞哥的蝸居就可為過往同學歇足聊天之所,附近的林宏蔭、童德淦、袁時俊以及楊小梅都會過來相聚。最近來訪的同學有倪英偉(一届)、楊朝訓、戴湘和于寛仁。今 年八月一届學長要在拉喝亞 (La Jolla) 開同學會,由陸志舜學長住持,如果同學們受邀并擬赴约,請考慮來寒舍小聚,拉喝亞離舍下约半小時車程。總括看來,未來十年的聚會将有化整為零的走向,區域性的小聚將持續澎渤不衰,但每两年歡度一堂的場合恐將無可避免的逐漸式微,二〇一〇年在東海慶祝畢業五十週年的團聚,其達極峰之盛况將永為不可抹滅的記憶。 

      李俊雄同學為這次聚會準備了許多寳貴的材料,其中校歌(見附録一),在籍二届校友之地域分佈(見附録二),以及往生同窗名册(見附録三)極具参考價值,故録於此以為存照。在聚會期間有許多同學對我的糖尿病自理經験感興趣,我也把自理的簡要附在後面(見附録四)。還有同學問及我和佑賢關於養老的安排,我也把我們的想法和作法一并附在這裡(見附録五)來結束本文。 

附録一 東海校歌 
美哉吾校,東海之東,挹重溟之巨浪,培萬里之長風。 
求仁與歸主,神聖本同功,勞心更勞力,專業復宏通。 
贯精麤與内外,東西此相逢。 
美哉吾校,美哉吾校,永生之光被四表。 
立心立命,立人極於無窮。 

附録二 在籍二届校友之地域分佈共一百四十五名 
北美:加州 (四十四), 纽约 (九), 德州 (七), 華盛頓 (六), 新澤西 (五), 麻省 (四) 北卡、馬利蘭、维幾尼亞及田纳西 各三, 加拿大、俄亥俄、喬治亞及密西根 各二, 
南卡、亞利桑納、印地安那、内華達、伊利諾、爱達荷、科拉多及猶他 各一, 
臺湾:卅五 
中國:五 
澳洲:一 
香港:一 

附録三 往生同窗名册 共卅三名
外文系:陳良蓁、荆大彤、鞠晉西、甘定午、潘怡懐、葉景曦
歷史系:朱英華、張麗琍、端木倩明 

經濟系:周祈杰、熊宣景、黄明治、洪榮旂、郭長梧、賴錦標、蘇漢明、周莫商、
邱新居、王驥 
政治系:李大緯 
社會系:徐天民
物理系:蔡詩東、劉漢中 
化學系:簡耀廷、王德新
生物系:康國维、楊貞惠
化工系:張啟恒、曲俊麟、許瑞旭 、林介山、尤丁發、盧誠一

最後補充(李俊雄):這次同學會費用剩餘款項折合新台幣五萬五千元,已捐贈給校友室,感謝他們的幫忙贊助。二屆畢業同學第五十六週年同學會將於2016年舉辦,由史濟雄同學當召集人,地點尚待決定。

附録四:乙型糖尿病自理摘要
乙型糖尿病亦稱成人發病型糖尿病,其主要原因為細胞膜發生病變,血液中攜带的糖分不易進入细胞内,因而胰岛素助糖分渗入细胞的工作加劇,如不及時治療,胰臟可因過度工作,不勝負荷而逐漸衰竭,等到胰臟功能喪失,就得靠注射胰岛素來維生,那時症狀與甲型糖尿病無異。糖尿病的可怖在於表面上無顯着症狀,可列為隱形病,長期血糖過高會使得微血管渗透壓增大,體内流質(多為水分)易渗入而導致微血管爆裂,腎臟、視網膜以及四肢因而受損,這些都是不可逆過程,健康一旦受損就很難恢复。 

我在此先澄清些誤導的概念:一、糖尿病會遺傳:嚴格來講,雙親之一若患糖尿病,子女發病的閾值會較低,但如注意養生,抉擇適當的生活方式,终身不發病亦有可能。二、愛吃甜食者會得糖尿病:乙型糖尿病萌發的原因多為營養過度,身體不堪負荷所導致,嗜吃甜食與得糖尿病并没有必然的因果關係。三、瘦的人不會得糖尿病:胖的人發病的閾值較低是事實,但瘦的人吃東西没節制照樣也可得糖尿病。

我在一九七一年春診斷出患有乙型糖尿病,此後廿餘年僅以飲食來控制,因并未完全掌握食控之訣竅,血糖仍持續升高。到了九〇年初,主治醫師要我輔以藥片,但即使是最低五毫克(mg)的劑量,我還是經常有血糖過低的藥物反應,是時祗得以果汁來提升血糖。 如此掙扎了十多年,覺得這般悪性循環不是辦法,於是参考文獻,决定拿自己作實験來暸解糖尿病的有效自我控制方法。正好那時自量血糖儀表進步到可用手臂抽血而不必用手指以减低疼痛,我曾經一天量血糖十七次,每小時一次,没有間斷的進行長達一個月之久來暸解個人體質對食物以及運動量的反應,我謹在此把我的結論簡述於下。 

我因為喜歡吃麵食(约十盎司),故而避免甜食,佐以 1.25 毫克(四分之一劑量即將藥片一切為四)的 glyburide, 就可有效的控制血糖。Glyburide 是用來刺激胰臟分泌胰岛素,最理想的服用時間為飯前一小時,如吃米飯以小半碗為度(相當于十盎司的麵食),如渴望甜食,可將碳水化合物的攝入量减半,則可進四分之一單人份的甜食解饞。運動可以促進血糖渗透细胞膜,在飯前四十分鐘走两英哩的路與 1.25 毫克 glyburide 劑量的效果相當。 由于習慣上晚餐進食較豐,故我經常在晚飯前服用二分之一劑量的藥片即 2.5 毫克。為了考慮睡眠時的血糖不致過高,最好在用過晚餐四小時後就寝。需要注意的是晚上服用刺激分泌胰岛素的藥物,如果過量可能在睡眠中引起休克,那是很危險的,所以如對自己身體狀况不太暸解,最好在晚間避免服用刺激胰臟分泌的藥或注射胰岛素,因為這類藥物的副作用是引起心臟麻痹。這十多年來,我每天用藥的劑量經常是 2.5 毫克,如有應酬,我會用两倍的藥量,但一天不會超過五毫克,如遇爬山等可以累積四小時以上的運東量時,我那天可以不服藥。到目前為止,我的視力尚未因糖尿病而有明顯的减退,我的血红蛋白 A1C 總在 6.0 到 6.5 之間浮動。但每個人的體質不同,對我有效的自控法則并不一定能一成不變的應用到别人身上。我在二〇〇五年曾撰文介绍自控的經験,我把有關的網址列在 下面,如那位同學有興趣,可以参閱導言與結論,忽略推導公式的部份: http://www.biomedical-engineering-online.com/content/4/1/4 

附録五:退休社區與養老安排 
我們住家後院外是個深逾百餘英尺的狭谷,晨霧往往沉於谷底,恍如黄山般的景緻,對坡亂石群中有两石猶如雙熊擁吻,飛鳥群於晨曦與夕陽時縱梭谷腰,後院朝東,晨起還可觀日出,人生夕陽時刻所能掌握的美景到此可謂已登峰造極。但我們年歲漸增,獨女因工作關係經常搬遷,何况社會結構演變到耄耋也得自理生活以及身後细節,因此四年前我們開始留意養老村和退休社區,我們参觀了不下十所這類的村、社,并閱讀了許多有關文獻,在我們比較、研究後作出的結論是甲型的退休社區最吻合我們的需求。 
甲型的退休社區英文全名為 Continuing Care Retirement Community- type A,簡稱 CCRC。 CCRC 主要以三種不同的型態呈现,甲型能提供整體服務,依赖子女的程度可以說達到了最低極限,由于篇幅所限,我不擬在此贅叙乙型及丙型 CCRC 的细節。甲型提供的整體服務包括: 一、 生活自理(independent living)二、 生活協助(assistant living)三、 失能護理(skilled nursing)及四、 失智協理(memory care)。甲型與其他两型不同之處為入社(即首期)费上差異很大,此外乙型或丙型的退休社區并不一定包含失能護理或失智協理部門,或两者均缺。甲型的退休社區首先要收取高昂不貲的入社费,收取的標準端視住房的大小及爽宜度,如具有湖、山景色等。這種入社费基本上是不退還的,以我和佑賢在加州聖地亞哥入社的一所甲型的退休社區(Casa de las Campanas 簡稱 Casa)為例,一間一千一百多平方呎、两房一廳两衛生間的套房、窗口面湖對山,目前的入社费為卅八萬多美元,此外两人每月生活维持费还要缴近五千多美元。月費的多寡亦依房間大小而有所差異,由于基本服務項目相若,故所差有限。生活维持费包括交通费(看醫生、定期赴商場、劇院等),部份餐费(每天一顿晚餐,或早、中两餐),每周换洗被單、吸塵、清刷衛生間等。入社的條件為必需通過體檢及财力调查,基本上一旦批准進入,则不能以任何理由驅離出社。批准入社後首先是屬于生活自理的成員,待體能或智能衰退時經社區的醫護人員験可後,基本上可以到相關的護理區生活,不另加费。因此作為甲型退休社區的成員不但不必擔心體能的喪失,即连失智、無法處理财務亦不必擔憂。由于甲型退休社區性質有如醫療中心,故部分入社费及部分生活维持费可以在報所得税時填入醫藥保険的項目内。此外,如身體狀况並不完全理想,如曾患過癌症或有心臓宿疾等,但如能通過體檢這一關,則可批准為生活自理的查看成員,以 Casa 為例,查看期為两年,在查看期内如宿疾复發,成員得付護理费用的差额,屬于自理的生活维持費每人每日约百餘美元而護理費用每人每日可逾三百美元。 

乙型或丙型的退休社區的入社费一般祗有甲型的百分之一左右,數千美元的樣子,每月的生活维持費和甲型的不相上下,這是由于生活自理部份的品質相若,但到了需要醫護協助時,即使該社區具有相關的醫療設備,自己或家人仍需决定以何種程度的醫護協助較合適, 以及如何支付與管理醫護費用。因此作為乙型或丙型的退休社區的成員,如果年龄痴長到失智、失能的地步,將導致違背了不把負擔加諸在子女之初衷。 

在台湾目前也有類似的養老退休社區,如林口長庚養生村,淡水潤福新象,和台北市的至善老人安養護中心等,這些多偏倾於乙型或丙型的養老退休社區,在财務以及護理方面的决策都有待成員和成員的家属参與。由于中國數千年來養兒防老的傳统觀念,根深蒂固不易更改,很多老年人認為自己子女的家不能住而被送進養老院是件非常没面子、丢人的事,因此上面所提到的三所台湾養老退休中心,海外歸來的華人住進去所佔的比例很大。 

我們俩為了達到盡量减輕加諸在獨女身上的負擔,原想在三、四年後搬入 Casa,可是如果那時身體尚健,開車也没問題,為何放棄人間仙境般的窝居而搬入欠缺朝氣的社園,但如近期内身體不適則可能過不了體檢。正好在二〇一二年 Casa 為促銷而提供優待條款,我們决定抓住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立即辦入社申請手續,缴進退休金額證明,安排體檢,當這些必要的步骤都通過後,我們於二〇一三年初付了近十九萬元的首期獲得遷入四百餘呎小房間的權利。但我們的目的是在生活不能自理時,Casa 不能拒絶我們遷入,因此我們每月的月費按雙度假優待條例付一千二百五十餘元,度假的意思就是房間空着,不用 Casa 提供的任何服務項目。小房間的月費约三千七百餘元,度假時僅须缴两千五百餘元, 我們因為有優待條款,每月省了一千两百多元。將來如果遷入,我們要付是時首期的差額,才能住進較大的單元,月費亦依例上調。

我們購得遷入 Casa 的權利,不外是花錢買安心,猶如醫療保険,都是花了錢希望能消災。 此處所提到有關 CCRC 的構思與運作,網上都可以查得到。Casa 的網址為: www.casadelascampanas.com 


二〇一四年五月廿三日完稿于聖地亞哥蘭恪軒
 
【文章提供/第二屆物理系吳新一校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