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oll to Top
首頁 > 東海人季刊 > 第46期 > 博雅教育與通識教育的故事(一):本校的博雅教育如果消失了,這個世界會不會感到遺憾?
博雅教育與通識教育的故事(一):本校的博雅教育如果消失了,這個世界會不會感到遺憾?
博雅教育與通識教育的故事(一):本校的博雅教育如果消失了,這個世界會不會感到遺憾?
就業輔導暨校友聯絡室
第46期
716
2017-04-28

王崇名

現任:通識教育中心主任/博雅書院導師/中華民國通識教育學會理事

經歷:就業輔導暨校友聯絡室主任/博雅書院執行長

   首先非常感謝母校的大家長王茂駿校長給通識教育中心如此寶貴的機會,可以在這個園地分享母校博雅教育與通識教育的實踐故事。我將陸續採訪母校師生努力實踐博雅教育與通識教育的感人故事,讓學長姐、學弟妹們看到母校師生們是如何拼命守護博雅教育與通識教育精神與價值。

    作為首稿,第一篇文稿,我想先跟大家分享什麼是博雅教育?與通識教育又有何差異?想必這是大家最搞不清楚,卻又想釐清的問題。

    我拿了三個學位在東海,社會系學士(1987年畢業)、社會學研究所碩士(1987-1989年)與博士(1992-1996年),也很榮幸可以回母校服務,已經滿16年了(2001年迄今)。我的人生到目前為止,超過1/2的歲月是在東海大學度過的,我常常以此為榮,更是深感幸福,我也深切提醒自己必須為母校作多點事,甚至是應該鞠躬盡瘁。我住在校園裡,每當我騎著電動腳踏車上班時,踏出第一步時,我便是帶著感恩的心,持續向前。作為母校通識教育的專任老師與博雅書院導師,可以協助母校守護博雅教育與實踐通識教育,是我此生最大的榮耀。我也非常努力去理解與守護母校博雅教育與通識教育的精神與價值。

    106年全國傑出通識教育教師獎第七屆五位得主,其中有一位是台東大學通識教育中心謝志龍老師,本校社會系學士、碩士與博士畢業。該獎是通識教育的大事,是雙年獎,兩年選出四位,是至高無上的殊榮。103年第六屆得主澎湖科技大學通識教育中心林寶安老師也是本校社會系學士、碩士、博士。此外,本校通識教育中心專任教師陳以愛老師則是98年第三屆得主,以愛老師雖非校友,卻是拚了命地守護本校的通識教育的價值。本校社會系學士、碩士、博士完整培養的校友,有兩人榮獲全國傑出通識教育教師獎,非常不容易,足見本校是博雅教育底蘊深厚的大學。相較於謝志龍校友、林寶安校友、陳以愛老師,我是野人獻曝,不過卻是希望可以如實介紹,協助各位學長姐、學弟妹認識博雅教育、通識教育以及兩者的差異。

    我的記憶猶新,200711月我在東海人校刊上看到籌備博雅書院的消息,當時我忝任母校就業輔導暨校友聯絡室主任,便寫了email給當時的校長程海東博士,直接就問:為何不辦好通識教育,為何還要成立博雅書院?博雅教育不就是通識教育嗎?我也是通識教育中心的專任教師,我自認為我非常清楚博雅教育就是通識教育。不過程海東校長卻是回答:兩者不同。他說我是就友室主任有義務參與博雅書院的籌備,可以協助讓校友也了解博雅教育。於是乎,我便成為協助成立博雅書院的籌備副手。

    當我開始協助籌備時,大量閱讀校史與訪問校友,我才惘然明白博雅教育根本不是通識教育,我完全了解通識教育只是博雅教育的其中一環!東海大學為世人所稱羨,早期校友所懷念的,正是博雅教育。不過,許多接受過博雅教育的早期校友,事實上也不知道他們在東海所接受的高等教育就是博雅教育。當時基督教聯合董事會在台灣創立第14所基督教大學,就是要建立一所liberal arts education的大學,而不僅僅是general education而已,當時的通識教育稱為通才教育,但是後來教育部改稱為通識教育,本校也順了這樣的稱呼。

    通識教育是用來平衡專業教育,基本上還是以專業知識為重,只是希望學生不要過度專業化,成為科學怪人或是只是「訓練有素的狗」而已。16六世紀以後專業化的大學逐漸取代以博雅教育為重的高等教育,東海大學創始之初,尚在基督教聯合董事會權力支助之時,正是以博雅教育重,不過這是美國新教倫理的博雅教育,源自於歐陸中世紀的古典博雅教育而配合新教倫理而大有修正。

    Liberal Arts Education譯為博雅教育、自由教育或人文教育,歐陸古典博雅教育包括:三學四藝,又稱七學科(或七藝)。三學:修辭、文法、邏輯;四藝:音樂、算術、天文、幾何。古典博雅教育透過學四藝,要回到上帝身邊,成為真正自由人的教育(心靈上的真自由)。美國早期博雅教育除了繼承歐陸古典博雅教育七學科,還要修習希臘文與拉丁文。後來因為專業教育的挑戰而有修正並廢除希臘文與拉丁文的學習,也將經典教育逐漸調整為通識教育,並發展社區教育或勞作教育-後來進一步發展出服務學習。不過卻是保有了住宿學習與小班教學,堅持古典博雅教育修復人與上帝關係的責任與傳統,並負有新教倫理的使命感-從自然、文學與歷史認識上帝到偉大,起敬畏之心而願意謙卑,成為真正自由的人。本校的博雅教育正是延續了美國新教徒的博雅教育,不論是譯為自由教育或是人文教育,都是一種為了修復人與上帝之間關係,以及修復上帝所創造的世界之間各種關係的高等教育,包括人與人之間、人與自然之間、人與人所創造的事物之間。

    不過本校的博雅教育所追求的理想並不止於新教倫理的博雅教育,在校歌裡所揭示的理想性:「東西此相逢」,也希望可以會通基督教精神與儒家精神,當時也邀請了很多鴻儒大德到學校任教,只是很可惜並未立下深遠的影響,尚未完成會通東西文明的理想。雖然如此,本校也未完全放棄這樣的理想性,在通識課程特別設有文明與經典領域,提供與多東西方文明與經典的課程,堪稱兩岸四地各大學的典範,北京大學、上海復旦大學、廣州中山大學、香港中文大學與本校通識教育均有持續交流互動。

    雖然博雅教育因為經費而逐漸稀釋,住宿學習與小班教學的萎縮最為嚴重,不過住宿學習因為博雅書院的實驗教育,而逐漸恢復。自20179月開始,在本校學務長羅文聰老師的領導下,將全面推動住宿學習與通識課程的結合,總共規劃至少6個主題村,如學而會館以儒家精神為主題,或如亨德村以感念宣教士的新教倫理,或如以藝術、飲食與自然農法、創意創新學習等為主題的住宿學習,每一個住宿學習村落都有一位校內資深教授負責規劃與引導棟生學習。此舉又將是兩岸四地的創舉,更是本校博雅教育全面恢復的重大宣示與始動啟航。未來通識課程也將配合個主題村開設特色課程,通識課程將進一步與住宿學習結合。勞作教育的僕人領導課程也藉由通識教育中心的協助,成為正式課程,以提升勞作小組長的領導能力。未來校內各式各樣的學生領袖,也將藉由通識中心的協助,設計各式各樣的課程,以提升學生的領導與被領導的能力。

    勞作教育、通識課程與住宿學習將重新合體,慢慢修復老師與學生逐漸疏離的關係,師生與自然環境之間的疏離,以及生產者與消費者之間的疏離。在一個高度疏離的世界,每個大學因為少子化或是產業競爭而陷入資本主義的困境,本校的通識教育與博雅教育卻是猶如黑暗大海裡的明燈,持續不斷照耀著往來於黑暗中的船隻(大學)。實在很難想像,東海大學如果從兩岸四地的大學中消失,有哪個還繼續堅持大學教育的理想性?兩岸四地大學做不到的、不敢做的,都期待本校可以持續實踐。

    這是一條持續上坡,而坡度越來越陡的路,本校從未放棄,師生們非常努力在風風雨雨中守護博雅育的精神。各位學長姐、學弟妹,一定要有信心,給我們祝福與關懷,東海大學是一所有高度理想性的大學,也常認真實踐自身與各界的期待。試想,東海大學如果從這個世界消失了,會不會令人感到遺憾?我想,各位學長姐、學弟妹與兩岸四地各界朋友都很清楚,我不必再多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