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oll to Top
首頁 > 東海人季刊 > 第62期 > 南加州東海大學校友會 2021年夏日小聚
南加州東海大學校友會 2021年夏日小聚
南加州東海大學校友會 2021年夏日小聚
就業輔導暨校友聯絡室
139
2021-07-21

        經過著一年多的新冠疫情,集體聚會在美國久違啦,已經被疾病管理局有條件的放行,在這個要懇求居民打疫苗的地區,校友們當然是都完成這些預防注射。沈曉白(19屆化工)會長由於工作,在疫情期間還是必須兩岸三地公幹私行,隔離及核酸檢測多次,這次回到洛杉磯熱情的召集大家來個下午茶小聚。他家後院也夠大,我們就在週日在那裡聚聚。

        這快一年半的隔離,讓基本都是資深公民左右年紀的朋友們平白的抹去了歲月,其實我自己的一些親朋好友已經在六月中解禁後就再度聚首,不過規模不大,大型的還沒有人出來召集,尤其是網絡上繪聲繪影的把病毒威力加大,把科學的推薦都不當一回事,偶爾的一些感染增多消息,使人不安,可是,打了疫苗後的感染畢竟少之又少,有的也沒有到重病患者的地步。會長遵守科學家目前的規定,我們非常感謝,下午茶簡單,我們就燒了一鍋綠豆湯帶去解渴。

       下午兩點開始,我們到達時,前門準備了口罩及消毒液,不過這些都是選項,準時的幾位已經在後院陽台聊天,那裡排了幾十張椅子,一輛電動輔助車上面掛滿氣球,有過生日的氣氛,廚房圓桌也可以坐,裡面的中央島檯面滿是水果小點,尤其會長夫人井璟自己親手做的滷味拼盤,我本來以為那家店有這麼好的東西,結果是她花功夫自己做的,佩服,我夫人熬煮的綠豆湯冰凍過,清涼有加,也是頗受歡迎。一位戴著漁夫帽,手提6Pack日本啤酒,戴了口罩的校友沒有認出,原來是住聖地亞哥的化工系學長周今白,他和喜好音樂的我建築系友邱福田許多計劃,他們合作的樂團絕對不輸其他的隊伍,以前常在各種聯誼會演唱。那位企業有成,企管系的學弟劉酉也喜好民歌及老西洋音樂,他們說下次可以再度來個以樂會友的節目。

       遠方來參加的還有建築系友住橘子縣的閔子成和李曉梅夫婦,大家兩年多不見格外親切,學長王吟白(第4屆經濟),王貝蒂夫婦也已經到了在那聊天,王學長應該是今天最資深的校友,在圓桌上他敘述留學美國是坐船來的,可是把最年輕的和幾乎是下一代的37屆經濟系潘宛青同學說的一愣一愣的,其實學長可以坐飛機,不過因為開學時間晚,他既然時間不急下,省點錢也好,在船上幾個禮拜,還過聖誕節,經過巴拿馬運河等等經驗也是難得的呢。

       另外經濟系友錢安良也早早到了,他問我有沒有和高中同學陳時中有建議,我說他一向喜歡政治,我每次回台聚會他都會參加,沒有架子,至於其他評價就交給歷史吧,現在的有褒有貶,也不會影響同學情誼,至於建言等事情,就不是我們第一要努力的,何況能夠改變什麼呢,高中的群裡面放的都是他正面的事情也是人情之常。其他我的社交圈那裡什麼極端批評都有,我也不會回應,這些是我以為在這個處處分裂,處處意識形態掛帥時的一點安身安心的方法吧。

       會長可是忙個不停,說起他的電池專業是興趣盎然,不過他和特斯拉的東西沒有關係,專注於已經銷售千萬輛的PRIUS電池更換的事情,謙虛的說當大廠發覺這一小部分有利可圖時,他也會再轉到其他地方,也提及各種能源發電,他後面車庫上面一些能源板居然是他自己安裝的,他在大陸訂製可以放在行李箱大小的板子,自己帶回來裝的,提及風力發電,他有位朋友在洛杉磯附近安裝一台超大的風力發電機,這位我們共同朋友周博士居然是特斯拉各種傳動系統的原始創造者,那時侯特斯拉四處尋找資金技術,在台灣和他公司有許多接觸,他的系統被採用,公司賺了非常多,不過也是老闆答應的和實際的有落差,他就回洛杉磯退休養老,記得幾年前還在舞場看到他們夫婦,年紀比我還大,金童玉女的形象。

       一位15屆政治系的汪時貴學長也早早到了,他的兩手臂明顯的兩色,會長說是他在台灣和楊志傑學長及他三個都享受11+3待遇後,常打網球的關係吧!提及他們那一屆吳乃仁,他學弟妹林正杰和范巽綠,東海出反對派政治人物啊!

       會長一興起就談及他在母校各種教學的情形,電動車的一些知識,和他月底又要回台忙校長遴選的事情,也只有他這麼有精力的才做得到,不過他夫人幫忙照顧婆婆功不可沒。這時他母親也到陽台坐坐,101歲的人還是神智清楚,她的看護阿姨也是我們舊識Alice,以前在另外我們一位企業家朋友家裡幫忙,一談到那位朋友後來猝死,都是不勝唏噓,人生不同際遇啊。

       最年輕潘學妹外,原來的年輕學妹王雅如夫婦也姍姍來遲,我們也是甚久未見,他們已經又開始練舞,小孩也都大了,那時候去她家時,還在念中學呢,她先生王會計師和她也是金童玉女級別的,特別令人賞心悅目。 這時正好提到另外學校公認的金童玉女學長張植智過世的消息,都快6個月啦,王學長才知道,非常訝異,我以為他們在校友群裡面,結果不知道怎麼他們沒有在那,我們也不清楚他太太彭馥菁的近況,倒是知道他們有孫子外孫在華盛頓特區,應該和子女在一起或者附近居住吧。

       這時14屆外文學姊方宗範也到了,以前很少遇到她,邀請她上Line社群,以後消息可以方便傳送。不多久,一位戴口罩的進來,一脫下,可是久沒見面,非常熟的14屆化工曾昌為學長,我們的下一代兒女基本上是同學,他們不太參加社交活動,難得今天來見周今白老同學,順便遇到同屆的方同學也是有緣。另外常參加活動的王滿也到了,她不會說中文,每次也參加的先生沒有來,今天天氣熱也是一個原因吧。不過如果來,那位學妹不會說中文的先生也會有個伴啦。每次看到他們在我們大部分說中文的人群裡,都特別佩服他們的容忍及支持。

       一會我早逝同學鍾立俊夫人鄭怡薇也來,我們都是舊識,一談到最近又走的一些同學,如北加州的謝善濤,難免悼念一下。我那時和幾位同學合照的,有三位都陸陸續續離開了,楊安華,錢方,徐錦洪,人生無常,誠不假也。
聚會繼續,話題無所不包,學妹居然常使用我外甥湯馬士的郵局,也和他熟識,她的特殊瑜伽功夫沒有功夫請教示範。華人圈就是如此,一拉都是關係,幾位愛好音樂唱歌的在會長的彈子房裡面左商右議的,原來井璟願意提供給他們樂團練習用,如果那樣,他們練習時,也可以來湊和湊和呢。

       還有大陸一些形勢也是大家關心的,許多人有物業,有親朋好友在那,提及上海會長建築系的史南橋熱心回饋聯誼時,不勝敬佩。他自己辦公室旁邊還有個小籃球場可以練習,回想高中和他打過籃球,如今早已不打的我,真是不同,不過也有同學很佩服我的每日一說,各人有個人喜好。至於北京房價腰斬,大陸北韓化大概都要經過時間考驗,是不是普遍現象不知道,哪有人預測的那麼準啊。

       就如此,大家還處在疫情升高,天氣悶熱期間,人雖然不多的一個聚會在六點鐘結束,想到今天歐洲杯足球賽沒有看也無所謂,回家一看,果然英國在比罰球時輸啦,如果你有聽我的每日嘮叨,我的判斷還是不錯的哦。期待下次再聚。(資料提供/周曉宏 第18屆建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