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oll to Top
首頁 > 東海人季刊 > 第49期 > 懷念「流汗在一起」的恩師-白克文
懷念「流汗在一起」的恩師-白克文
懷念「流汗在一起」的恩師-白克文
就業輔導暨校友聯絡室
247
2018-01-23
 懷念「流汗在一起」的恩師-白克文

                                              李福登

    頃接楊弘毅同學來訊,我們(第一屆)的體育老師白克文先生(Fenton Babcock 1926-2017)已於日前在睡夢中辭世。雖知白老師是嵩壽善終,仍感悲傷不捨,學生時代與他相處的一些往事又浮現心頭。

    第一屆同學於民國44(1955)年秋季入學,大度山上樹木稀少,季風特強,黃沙滾滾,許多教學設備都尚未完備。印象最深刻的是,上體育課時,將三根麻竹綁缚、置於約半尺高的水泥柱上,做成簡易台階,白老師要求同學們雙腳交替上下三百次,之後測量每一位同學的心跳次數。這在英文中叫「Step Exercise」,目的在訓練腿肌體能。猶記大家做完後都氣喘如牛,大喊吃不消,白老師深怕同學們不了解,特請助教于素琴女士從旁翻譯,有時陳紹富老師下課後還會來給同學們加油打氣。由於這種腿力訓練恰好適合東海校園院舍間長距離的步行,大家對這三百次的上上下下,莫不既愛且怕。

    東海首創的勞作教育,除了基本勞作之外,額外的工作時數可以累積換成勞績券點數,可抵繳膳宿費甚至學雜費。我常在寒暑假留校工作以減輕家庭負擔,和我一樣經常留校者有李英哲、李俊廷、郭永助、陳瑞洲等同學,當時白克文老師任勞作指導長,陳家惠女士(學生都稱王太太)擔任助理。46年暑假闢建女生宿舍排球場時,白老師時常跟我們一起工作,炎陽當空,大家都汗流浹背,他拿鋤頭鐮刀不熟練,但他願意和學生一起工作、一起流汗,這給我們很大的鼓舞。至今每逢校慶重回母校,我都會特地探訪女生宿舍,發現當年的排球場已改為晒衣場,凝望之際,當時師生並肩流汗整地的情景清晰地如在眼前。

    71(1982)年,我應美國國務院之邀參訪美國職業教育38天,途經華盛頓,聯絡同屆宋朝昇同學歡聚,得知白克文老師在維琴尼亞經營農場,當下決定趨訪探望。經朝昇兄聯繫,沒想白老師堅持前來華盛頓我下榻的飯店會晤,這真使我倆深感受寵若驚,本該學生前去探望老師才是啊。那一日,師生三人在異地相見歡,促膝暢談,至深夜白老師才離開,這是我跟他的最後一次見面,之後曾有書信來往,日久也就失去聯絡,但記憶中仍覺白老師溫暖可親。

    白克文老師瘦高挺拔,藍眼睛,鼻子尖長,是標準美國人的長相。他跟不苟言笑的德籍師母共用一輛黃色金龜車,學生們都感好奇:人高馬大的白老師在矮小的金龜車內會不會頭頂車蓋?如今其人已去,但他挺拔的身影、溫暖的笑容、及督促我們做Step Exercise的景象,相信將永留同學們心中。(資料提供/李福登-第一屆政治系校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