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oll to Top
首頁 > 東海人季刊 > 第55期 > 《同學會》
《同學會》
《同學會》
就業輔導暨校友聯絡室
847
2019-06-23
 《同學會》
 
見面的第一句話,—定是……
好久不見,同學,你(妳)好嗎?
 
彷佛一下子回到三十多年前,
大家青澀卻又靑春洋溢的日子……
 
早起的勞作,成群的麻雀,
好似監督似的,吱吱喳喳!
 
鐘聲響起,矗立的鐘樓,
好像教官的身影,催促著上課,
找教室也成了緊張的遊戲,
上課的鐘樓,一點都不浪漫!
 
三十多年的醞釀與發酵,發覺
東海還是浪漫的,同學還是深情的!
 
可以裝可憐,copy筆記,請客;
可以反串演著搞笑版的孔雀東南飛;
可以大聲朗誦著男女同學的三八與四九,
妳來我往;
 
可以在文學院中的草坪上,
晃頭晃頭假文青,吟唱著現代詩:
彎腰拾起—片落葉,我把秋天握在手上!
 
可以熬夜排隊的COBOL,打完後,
等待著別墅剛出爐的第一碗豆漿,
喝來濃郁暖心……
 
宏偉的教堂,有點毛的公墓,
入學的傳統……
歷經生與死的震憾教育,永誌難忘!
 
宿舍的嘻鬧,女鬼橋的淒美,
圖書館的臨時抱佛腳,
文理大道的浪漫,挾著原文書緩行,
宛如是穿著西装,著著短裤的屁小孩,
學問真是何等的淵博啊!
 
幻想著與她併肩而行,
在相思林蜿蜒的羊腸小徑,
在文理大道上,
在教堂前廣場,
延著海報長城,
在郵局前……
伊人的呢喃,不曾專心耹聽,
衹想如國球般的球星,
奮力—揮,快速登壘!
這一揮,我可等了三年,
才初次登上一壘,
不容易啊!
 
仰卧在陽光及月光草坪上,
宛如鋪在大地上綠色的地毯,
捉狹的隐翅蟲,在飲食男女的身上,
留下山寨版月老的記號,
蟲體留下的體液混雜著人體的體味,
甜美滋味後的奇癢刺痛的代價,
幾人能有?
 
在工學院前的跆拳道,雄壯威武,
回程途中盤距在竹林的青竹絲,張牙舞爪,
毛髮直豎,拔腿就跑!
 
在女舍前站崗的痴情男子,痴痴等待,
在相思林中的男男女女,難分難捨,
蔚為奇觀!
宛如童話中王子和公主的相聚,
四目交接,一切盡在不言中……
 
突然,鐘聲響起,驚呼聲此起彼落,
宵禁已到,離情依依……
舍監蔡媽媽稳如泰山,如天兵天將,
站在門口,聲如宏鐘,目光如隼,
不讓人越雷池一步!
拆散了人間的曠男怨女,不勝唏嘘啊!
 
體育館的舞會,發現難得一見的奇景,
女同學著裙裝盛装出席,翩翩起舞,
令人驚艷!
 
多年来,才發覺男同學的善良舆體貼,
決不讓英雌坐冷板凳,真好男人!
(板凳坐久了,冷的也會變熱的!)
 
球場上的么喝聲,是哥們的遊戲,
看著秀著長腿的美女迎面而来,
心頭一陣小鹿亂撞,卻又装不在意,
口頭禪"醜女"!嗤之以鼻,真是酸啊!
 
東海湖畔的夜遊,
在東美亭,心中呐喊著:
妳可知道我在等妳嗎?
 
途經牧場,牛媽媽們哞哞的呼唤著,
親切地打招呼,彷佛好客地説:
小子吔!快来喝我的奶,新鲜的!
真是濃郁可囗,東海培育的奶,
是有口碑的,品過的,都説好!真好!
 
同學間的曖昧情愫,似有若無,
愛妳在心口難開!
在堅持外銷的原则下,一等親更顯難得!
 
事過境遷,想來得深埋在心中,徒留回憶,
不得已的,衹好偶而當成笑柄,自我解嘲吧!
 
青春無敵,深情無罪!
且讓我们一起陶醉在一世的同學會中,
不離不棄,直到永遠……永遠!
 
KP 在三十周年同學會前之我感,於臥龍居!
 
29屆企管系 蔡宏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