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傑出校友遴選 > 第十一屆 > 張圖南 校友
張圖南 校友
張圖南 校友
單位:就友室
分類:第十一屆
點閱:315
發佈日期:2010-11-23

【第十一屆傑出校友】張圖南 學長

─ 掌握機運的前提,須有事前準備功夫的落實 ─

1966年張圖南學長畢業於東海大學物理學系,爾後前往美國加州大學河濱分校攻讀物理碩士及博士(1972)。學成後即至芝加哥大學擔任博士後研究。兩年後開始任教於美國南加州大學物理與天文系至今(1975-),先後擔任教授與主任等職。於1982-1991年間曾擔任中央大學、巴黎大學以及中央研究院原子與分子科學研究所的訪問教授。此外,學長更曾擔任過中研院原子與分子科學研究所諮詢委員會委員(1982-1995)、美國物理學會會士(1989-)、南加州華裔教授協會會長(1996) 、全球華人物理學會會長(2001-2002)、中華民國國家理論科學研究中心主任(2005-2006)以及中華民國物理學會會士(2006-)等工作。在國家理論科學中心擔任主任時,學長曾提出了許多重要且極具開創性的貢獻。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學長在教學與研究領域皆有傑出的表現,因而獲得許多榮譽獎項,例如「海外華人物理學會之傑出貢獻獎」及「南加州大學傑出教授獎」等。

近一個小時的訪談中,學長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就是他那健談風趣與朗朗不斷的笑聲!在對談中,學長除了分享一些有趣的人生經歷外,更多的是學長的謙遜自嘲話語,足見學長謙卑與愛說笑的樂觀個性。從中,我不僅見到了學長的幽默風趣,更習得了許多寶貴的待人處世智慧。

最快樂的大學生活

「小孩、饅頭與老敝,九二七中有「土匪」。
浴室裡,噪音四起。球場上,豪氣沖天。
教室內,排燈夜戰。寢室中,通宵達旦。
五月花開春意濃。紅門前後現蹤跡。
夢谷、鐘樓、相思林。一年半載影成雙。
臨行稱雄Phi Tau Phi若問無憾唯此君。」

這段文字摘錄於學長的畢業紀念冊,正是他大學生活的最佳寫照!

小時候隨父母搬到台灣,一開始先住在台南,約莫五歲才搬至台中的學長說:「我小時候住鄉下,所以整天在田野小徑中玩樂,那段時光真過得很有意思!」望著學長懷念童年時光的神情,讓我不禁想到幾日前「傑出校友頒獎典禮」上,學長因公務無法親自到場領獎,而由他的姊姊(東海二屆歷史系的張麗琍學姐)代為領獎發表感言時,告訴了大家學長小時候調皮的一些童年趣事,讓人不難感受到成長於鄉下的孩子似乎都保有著一份純真與古樸之氣,這是學長給我的第一個印象。在學長就讀台中一中時,由於大他六歲的姊姊正就讀於東海大學歷史學系,因而他也就常來東海遊玩,最後喜歡上東海的校園環境,且當時他的成績可以保送東海,這讓不喜歡考試的學長更篤定自己就是要唸東海了!

當我問及學長為何會唸物理系時,他的回答引來一陣陣的笑聲,他笑著說:「因為化學實驗很臭,而我嗅覺很敏銳,所以不想唸。且因為當年的生物系都在學『分類學』,需要記憶每一樣植物動物的學名,這我實在不感興趣。而真正了解生物的現象需要太多的數學物理化學及生物,實在是太難了。」在四年的系上課程中,學長儘管愛玩,但仍有盡本分地把學業顧好。當年系上有許多外藉老師,例如教授他們物理數學及理論物理的德國籍 克流老師,以全英語的授課方式,學長笑著說:「當時上課一句也聽不懂,但幸好有從台大留傳下來的筆記,大家都全把它背下來,最後也就通過考試了!」學長緊接說:「雖然好像沒學到東西,但又好像也學了些什麼東西。」我想,很多時候學習就是如此,不會有立即的收穫或成效,但卻可能在往後您意想不到的情況中對您產生許多的幫助與關鍵性的影響!

「我在東海當學生的日子過得很愉快!」學長笑眼瞇瞇的說道,當年大家都住校,課外活動除了有許多迎新會、校友會外,大家周末常一同去夢谷烤肉,也會一起「下山」玩樂,據學長說:「當年要下山、等車可都是一件大事情呢!」,大夥兒一同下山吃飯、看電影。「因為當年沒有電腦電視這些吸引人的科技產品,所以除了玩樂外還有許多的時間讀書。」在求知方面,讓學長最懷念的就是當時其他大學所沒有的「通才教育課程」,不僅可以修通識課程,還可以跨系選課,這多元的選擇學習方式對學長日後影響很深。

事前的準備功夫

「我覺得自己其實在東海的日子過得太舒服了!雖然功課馬馬虎虎,還過得去,但成績在班上還算不錯!」學長大笑的如是說。他說自己是畢業到了美國第一年才發憤用功。雖然學長小時候並沒有特別立定志向要從事什麼行業,但他說自己一直在認真做一些事情,例如「事前的準備功夫」是他不論做學問或做事一定會堅持的準則。學長嚴肅卻不失親切的語氣告訴我們:「譬如你看一本書或交一位朋友,不要認為它(他)沒有立即的功效或利用價值就不去讀它或與他作朋友,不要凡事都以功利的思想來看待世間美麗的事物!像這些就都是平時就要做的事情。慢慢的累積,久而久之,效果、影響就會出現。」正如學長就是因為好人緣且人脈廣,這讓他在邀請他人來演講或參與研究討論會議的過程中更加地如魚得水,因而得到許多人的支持及熱心參與。

另外,學長雖然很愛玩,但他依舊可以保持在不錯的成績範圍內,這也和他有事前準備的好習慣息息相關。在學期開始以前,他會利用寒暑假找書來把下學期的課程內容預習一遍,讓自己對那門課有一個整體概念,這讓他在學期的課堂中能夠更有效的學習,學長說:「因為老師上課不一定會告訴你,他為何講這個,但若你對課程有一個大略的了解,你就會知道老師為何講授這個,那你就更能抓住重點,而非茫茫然的聽課。」這是學長最令人佩服之處,也是他在教學研究領域能有許多傑出表現的不二法門。

美國求學任教經歷

到了美國,面臨的第一個挑戰就是─「語言」的溝通問題。學長笑呵呵的說:「當年,我自己認為英文學的還不錯,但一下飛機,想問路,雖然會說,但本地人說的我沒有一句話聽得懂.........。為了克服這個問題,我一到學校就先做了一件和其他同學不一樣的事情,那就是申請校內住宿,因為要讓自己快速融入美國社會當地的文化......。」此外,在那求學時也讓學長遇見了影響他一生的恩師─英年早逝的浦大邦教授,為了感念恩師的提攜指導,學長在全球華人物理學會中以浦大邦教授之名捐了一筆經費成立了『亞洲成就獎』 。另外,在南加州華裔教授協會中成立了新進教授研發補助基金,讓南加州地區的年青華裔教授們可以爭取經費做研究、開會議等等。

另外,在任職方面,學長說:「『玻璃的天花板』是東方人一定會面臨的一大挑戰,就算你做得再好,但做到某一個層次後、擔任學術單位的主管或負責人的機會就少之又少。」然而,「因為南加大這一個學校亞裔人很多,不論是教師或學生大多來自世界各地,校方非常重視平等,所以在校際委員會的任命上皆要求平等......。就是因為如此所以我才會被選上......。」學長謙遜幽默地笑稱自己在南加大是一個「東方人的花瓶」,後來,做久了,大家漸漸發現「這個花瓶也滿會講話的喔!」(又是一陣陣的笑聲不斷...)所以在一個很偶然的機會下,學長又被選為代表全校教授發言的教授協會會長,代表全校教授針對學校重要決策問題經討論後向校方提出建議。在南加大一百多年的歷史中,學長是第一位以亞裔身分擔任此職務者,而這兩年的時間裡,對學長來說,是一個很特別的經驗,因為這個歷程讓他對整個美國高等教育運作制度有了較深入的了解,而這也是身為一個華裔,很少有人會有機會接觸到的一個領域。「因此,若學者們對國外教育只知道表面如何做,但並不了解他們為何如此做,而就直接將它移植到台灣,那麼成效就會大打折扣,甚至會有反效果,舉例來說,臺灣的大學有些通識課程開課沒有條件限制,導致許多相關科系學生以修此當作營養學分,但在美國這種情形是不太會發生的,因為這些課程是特別設計給非本科學院學生來選修的。」

大學殿堂所應該學習的─提問、犯錯、成長

學長懇切地說:「太多的家長或學生都會將大學視為『職業訓練班』,雖然畢業後找份好工作很重要,但大學教育最重要的應該是讓你學會『你一輩子會用到的東西』,那就是學會如何『自我學習』。」

「美國學生一般較敢問問題!」這是很多在美國求學、任教過的人普遍感觸很深的一件事。學長認為,這和整個教育的制度息息相關,許多老師可能為了上課方便,不喜愛學生有發問的習慣,且從中學開始,課程壓力大,老師趕課都來不及了,哪還有時間讓學生思考、發問!所以造就了亞洲孩子不發問的學習態度。

其實每一個人從小都是非常愛問問題的,有強烈的好奇心,然而到了中學,經過「訓練」後大家都把這個潛能壓下去了。而這又牽涉到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那就是─「你敢不敢犯錯」,學長說:「你能愈小就犯錯愈好,不然等到你博士畢業後當了教授,屆時你若犯了錯,一輩子的紀錄將跟著你。因此年輕時多犯一點錯是必要的!因為犯錯的結果就是你會從中學到東西,習得一個經驗。當然,若你事前做了功課,就可以減少犯錯,因為你已事前想過了!」然而,因為現今的父母都將小孩保護得太好,而且要求完美,要求一百分、不能犯錯。不過,大學時期仍不算太晚,所以多讓自己有犯錯的機會吧!

最後,學長笑容滿懷地期許學弟妹們:「要把握自己的時間,盡可能事前做準備進而掌握機會,珍惜大學時期的寶貴光陰,因為這個時期您所學到的東西或所交往的朋友將會是您一輩子受用的。此外,要學會思考、學會發問,多和老師討教可以學到更多東西。」

 【文/校園記者翁詩茵 2010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