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傑出校友遴選 > 第十二屆 > 張志誠 校友
張志誠 校友
張志誠 校友
單位:就友室
分類:第十二屆
點閱:225
發佈日期:2012-02-21
 

【第十二屆傑出校友】張志誠 學長

張志誠學長,畢業於東海大學外文系第十九屆,隨後前往美國攻讀碩士學位,共拿到五個碩士與一個博士學位,領域橫跨國際經營、電腦科學、企業管理、公共行政、系統工程等。歷任多家公司的策略顧問,與人力資源部長,目前於美國德州大學Dallas校區擔任全球工商管理碩士班主任與商學院教授。時常不定期到各地演講,內容更是含括中、外文學、電影與國際商業等。

 

 

「四年大度山,一生東海情」

「感激、感恩、感動」是學長得到傑出校友的心得。感激、感恩東海及曾經教過他的老師,並對自己能獲獎覺得無比的感動。而「四年大度山,一生東海情」更是道盡他對東海那份濃重的情感與無盡的感謝。就像是盼望著傳承東海人的感情一樣,學長慷慨激昂的說,這句話絕對是沒有版權,他希望大家都能用這句話。典禮當天,學長特別邀請兩位恩師,分別是王建生老師以及魏淑珠老師,到台上接受他的感謝。在學長的神情裡,我看到他對於老師真正的感謝及尊敬,不虛假亦不矯揉造作,而這是我與學長短短一小時訪談的開端。

人生中的四件事

學長告訴我,在傑出校友的頒獎典禮上,他告訴大家他認為人生中重要的四件事:一是通識,東海的通識教育,讓他大一時即能跳級到中研所去上課,這樣的機會讓他感激。此外,他也認為一個人應培養通識的眼光、格局、氣度,我想這也是符合現今國際化潮流的一種條件;二是終生學習,這更是學長一直提倡,並且貫徹至今的。突然學長像是回到過去的記憶中,述說著當年他在舊圖書館內,從那仿唐式的建築往窗外看著下雨的景緻時,他告訴自己絕不要忘了「自己喜愛讀書的感覺」。從學生時代直至今日,學長依舊堅持每年讀一百本書,看一百部電影,旅行十萬英哩。正是如此旺盛的求知慾與驚人的實踐力,讓學長能夠把握住每個來敲門的機會,而又有幾人能如學長一般,將自己的想法貫徹始終,假若有這樣的決心與毅力,那麼相信每個人也都能完成自己想做的任何事;第三件事是「永不放棄」,無論對生命或對任何事情,都要抱持著永不放棄的精神。最後是「分享」,除了自己永不放棄任何事,也要將這樣的能量分享出去。「如果你能分享,你該慶幸,因為你還『擁有』!」學長這樣告訴我,假如在你身邊的人需要幫助的時候,讓他們知道他絕不是孤單一人,因為有你,讓更多人有活下去的勇氣。在社會人性冷漠的今日,歷經多年歲月洗滌後的學長,卻仍保有一份對人、對世界的真摯情感。

從天堂到人間

在易利信工作的那幾年,是學長最快樂的時光。因為公司給予他極大的自由與發揮的空間,他每隔一段時間,便招集一群人,討論世界的「未來」,那是一段想像力馳騁與理想飛奔的時光。在某個因緣際會下學長得到了一個機會,到上海為公司管理人力資源。這樣的轉變,宛若從天堂到了人間,他從宏觀的策略工作,到每天面對不同的人,處理一些較為瑣碎的事。那是段艱苦的歲月,也是學長工作生涯中感到最受挫的一段日子。身為空降部隊的他在當時受到來自多方面的阻力,但多年之後回想起來,他坦言現實會逼著一個人成長,因而感謝那段經歷讓他得到豐富的收穫。學長很擅於替公司做長遠的規劃工作,而在管理過人力資源後,他不僅能做大事,還能做「小事」,那些以往不擅長處理的問題,也顯得沒那麼困難。

我們總常在遇到挫折的當下,怨天怨地,埋怨自己為何會遇到這樣的打擊,為何人生不是一帆風順?但若能以當下的挫折換取寶貴的經驗,那將是最珍貴難得的資產。就如同學長在度過那段艱難的時期後,卻反而收穫更多。

當個追浪人,還是被浪追的人?

生活在地球村中的我們,國際觀應是現代公民的基本配備,加以我們有方便的網路和便捷的交通,這些助因應該會讓我們這代更全面且快速的建立國際觀。但事實是台灣的孩子國際觀卻不如其他國家的小孩來的全面,縱使如此,我們仍能藉由一些努力來補足這點。比如說學長認為,國際觀應該是深入了解某個民族文化,國土民情之後,經過分析比較所得到的價值觀;如果是只看到表相,並未真正了解之前所發出的言論,是一種不公平的評斷、批評。所以他也鼓勵學子,多多增廣見聞,不是表面的見解,而是對其他文化的深度認識,以期能有健全的國際觀,從而擁有廣闊的視野。

全球化使得人才、技術都會在世界流動,因此未來的就業市場必定和此息息相關,國際觀對我們來說更顯著重要。全球化為我們這一代帶來新的機會,同時也會帶來新的挑戰,端看你想成為受國際化幫助的人,或是成為因此被打到的人。「當機會敲門時,只要問問自己準備好了沒?」隨時隨地做好準備,同時也隨時隨地迎接挑戰。

「Stay foolish」

這句話同時表現出「虛心若愚」和「當個傻瓜」這兩種雙重意思。
在職場上打滾多年,學長身上不見市儈氣息,卻帶點直率。問起他是否贊成人與人之間相處應該「以誠相待」,他立刻露出贊同的表情。他這麼說:「如同當時,沒有那些傻子,比如林覺民那些人,那麼今天我們也不會有這樣的生活。」當個傻子,在別人眼中看來很笨,但唯有清楚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人,才有那樣的勇氣和毅力,堅持當個別人眼中的「傻子」。「我可以不要回來演講,回來對我的工作其實造成很大的壓力,但我告訴自己,只要聽我的演講時,有一個人可以打從心裡被感動,那一切的努力和花費的時間就都值得了!」因為學長相信唯有教育能夠改變下一代,他一次又一次的演講,就是希望分享他所知道、所經歷的事。11月1日的演說,只有短短一小時,但我一直忘不了學長當時的神情,還有不斷重複的那句話:「我希望你們問很多很多問題,因為時間很短,但我想把最好的給你們!」真正宛如一個長輩、一個父親,希望在有限的時間內,盡全力幫助後輩,付出他所能付出的一切。

浪漫的內在靈魂

川端康成和James Joyce是學長最愛的作家,《魂斷藍橋》是學長最愛的一部電影,當學長談起這些,彷彿開啟了他內在的浪漫模式。沒有了冷靜,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狂熱;沒有了嚴肅,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能和人分享的喜悅;文學、電影與旅遊之於學長,正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因子。若是抽掉這些,他可能就不再是集理性與感性於一身的學長。

訪談中、演講上,學長說了無數句發人深省的話,堅持不懈在他身上是常理;無私奉獻在他身上是常情;浪漫多情在他身上,亦是常規。

 

【文/校園記者周佩儀 2011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