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傑出校友遴選 > 第十五屆 > 陳鳳山 校友
陳鳳山 校友
陳鳳山 校友
單位:就友室
分類:第十五屆
點閱:873
發佈日期:2014-10-06
【第十五屆傑出校友】陳鳳山 學長
(第廿二屆工工系,1980年畢)


陳鳳山校友簡介:

      陳校友現任美國德克薩斯州大學聖安東尼校區(The University of Texas at San Antonio)傑出講座教授(Lutcher Brown Distinguished Chair Professor)並創立先進製造與精實系統研究中心(Center for Advanced Manufacturing and Lean Systems)。2006年任教德州大學之前,陳教授是美國維吉尼亞理工大學(Virginia Tech)著名的工業與系統工程系講座教授(John L. Lawrence Endowed Professor) 和高性能製造中心 (The Center for High Performance Manufacturing) 的創建者與主任。在1991年返回學術界之前,陳校友曾受聘於卡特比勒公司技術中心(Caterpillar Inc. Technical Center),先後在機械加工與自動化部門擔任製造系統工程師,在計量與流程控制部門擔任高階工程師,和擔任項目經理,領導一組技術研究人員專門從事生產製造單元的設計與控制。陳校友於1996年榮獲由美國總統克林頓在白宮頒發的「美國總統教授獎」(Presidential Faculty Fellows Award),是當年受獎的九位工程教授之一,也是第一位台裔學者獲頒此獎。在其20多年的工業和學術生涯,陳校友共獲得數十個不同的獎項。陳校友是一位在工業與製造業領域享譽國際的專家和學人。
一九八○畢業於本校工業工程學系,1982赴美,先後獲得美國密蘇裡大學(The University of Missouri-Columbia)工業工程碩士和博士學位。

回憶東海的忙碌日子

      「那個時代大學聯考就是按照志願一系列從頭填到尾,大多數人就依前一年聯招分數的排行,把學校科系填進去志願裡頭,那個時候的全國聯招分甲、乙、丙、丁組,甲組是科學與工程科系,是我偏好,就按照工程科系的排名,將東海大學填在其他如中興及成大的前面,結果就到東海來了。這主要是因為「我從小在台中出生長大,所以比較偏好東海大學,喜歡東海的環境,比起其他學校,東海校園有種莫名的吸引力」陳鳳山校友說即使當初有許多供他選擇的其他校系,他還是喜歡東海的環境及人文。回憶起當年在大學時代的生活,陳鳳山校友很懷念的說起以前的點點滴滴,「東海這麼好的環境,有很多社團,但我只有時間參與那個時代的中友會(台中一中及台中女中校友),當了中友會幹部,大概是總幹事之類,主要是因為我當時還有擔任家教,一個星期去台中市區(下山)擔任家教至少三次,教國中或高中生們數學、英文、物理化學等等,所以家教一個星期就有三個晚上不在宿舍唸書,再加上喜歡運動,迷打羽球,到三四年級時又入選羽球校隊,很多到東海念書的同學很多都說他們參加很多活動、非常享受大學生活,而我因為很忙碌,又打球又家教,所以四年好像也很快,一晃就過去了。」陳鳳山校友會當家教其實也是因為,「我爸只是一個鄉公所小公務員 要負擔私立大學的學費跟生活費,有很大的困難,所以我在學校住校三年期間,我能夠給家裡的承諾就是,可以想辦法自己賺生活費」,陳鳳山校友說起這個,他說雖然在忙碌的生活中這樣度過,但跟同學感情融洽,不論是一起打球的還是一起修課的同學們,每個一起做過事情的片段(宿舍熄燈到系館去挑燈夜戰等)都成了美好的回憶。「東海給我的感受,是十足的母校的感覺,雖然說沒有很多時間去欣賞這個這麼美麗漂亮的校園,但是感受上一直都很深刻。」

      校友提到,「基本上東海整個環境讓人覺得安靜的時候,可以很安靜,可以讓人做一點思考。東海校園對各種觀點的包容力,讓我覺得有更寬廣的空間去做思考甚至做調皮舉動 (趁夜晚與同學在校園內張貼抗議教官海報等)。東海提供了學習英文優良環境,現在回想起來是滿重要的一環,當然我到美國唸書工作一路走下來三十二年,英文對我的重要性是必然的。東海的語文環境一直都是很重視英文,而我一直也很喜歡英文,所以大學四年都有修英文,從大一必修大二必選英文,到三四年級都去跟著外文系同學選修英文課程,非常助益我日後的求學與工作生涯。」陳鳳山校友說東海的語文環境跟當時師資,「當時的東海大學在那時代的大環境中,算是很有競爭力,來了東海之後也不失望,因為校園的確是很好,雖然三四十年前的師資完全無法與現在比擬,但還蠻欣賞工業工程這塊領域,它是那麼樣寬廣,可以讓學生在就業方面做有彈性化的選擇。」

留學與就業

      陳鳳山校友娓娓道來那個時候去美國留學的歷程,「所以縱然念了四年工業工程,我總是覺得沒有好好把書唸好,成績也只是中上,成績只夠申請美國一般大學,在當兵期間,心想有點愧咎跟空虛,而我哥哥也已去美國念書,在他及家人的鼓勵下,我順利申請獲得四家大學的入學許可,最後決定去跟哥哥唸同一間學校 密蘇里大學,因為跟他住在一起,花費上較為節省。」

      在美國念書時必須更努力,才能讓家人的期望不落空,「那個時候畢業當完兵是一九八二年,當時的幣值幾乎是四十台幣對一塊美元,以那時候家境的辛苦,一般的公務員家庭要子女出國留學,連出國飛機的機票費都是要籌借來,所以一開始的感覺就不能如剛開始到東海念書時那麼放鬆,媽媽是跟阿姨籌借一筆錢才能有飛機票及第一學期的學雜費用。前幾個月並沒有拿到獎學金,因為之前在東海的成績並不是頂好,過了約半學期的努力,讓教授了解我的程度跟努力,就開始拿到研究助學金,也在過一年後,省下足夠錢寄回給媽媽去還給阿姨。」
當時在美國念書的壓力遠比現在留學生大,陳校友解釋說,「跟現在或者前十至十五年我接觸到台灣的留學生是很不一樣,以前通常是沒有財力支援,壓力上會比較大,現在很多台灣留學生不需獎助金,是急著念完趕快回來貢獻,回來找事情找工作。台灣三十幾年前的就業環境沒有像現在這麼多樣化。」

      繼續讀博士的動機是家人的鼓勵,校友說,「本來是讀完碩士之後就找到幾個美國大公司的工作,當時打電話回家給媽媽報佳音,她卻並不是很贊同我要去工作的決定,媽媽的想法是,既然碩士都讀的不錯,我應有潛力,可以如同我哥,也念博士學位。」

      「所以就改變主意,回去跟系上講,系上說所有獎助金都已給出去了,所以那學期沒辦法資助你」,這又是體驗另一個人生經驗的的開始。
因為沒有獎學金的幫忙,於是開始在學校宿舍餐廳及中國餐館打工,「去端盤子倒水杯,清掃桌子,做最基礎的餐館打工,在宿舍的餐廳也是幫忙洗大烤盤,真是十足的另一種人生的新閱歷。」敖過辛苦的一個學期,終在工學院及數學系找到教學助理的工作,一個星期裡要上台教八到九個小時,除授課外,工作包含出考題和改考題幾乎是講師的工作內涵,更在兩年後被數學系遴選為是最傑出的教學助理,一個工學院的研究生卻能在超過五十位眾多數學系本科教學助理中,受頒最佳教學獎,給了我日後在考量從工業界轉回學術界教書時,不少信心。」
在Caterpillar Technical Center工作相當順利且薪水優渥,受到公司的主管的器重,然而到美國公司工作就像是一門新領域的學習,陳校友說,「因為到美國公司工作,從溝通的技巧,生活習慣、公司的文化、都是一個很大的學習,所以經常上課時也是這樣跟學生這樣勉勵,到這美國大公司工作幾年下來,感覺上就好像是唸了另外一個學位,因為企業的環境跟學校是非常不一樣,比較強勢的溝通合作,我所謂的強勢溝通是必須要能說服人,讓不管是同事也好、部屬也好,形成一個團隊(team)合作的向心力是不容易的,到底企業工作必須要靠一整個團隊的打拼,不能單獨去衝撞,所以在個性上就要變成比較外向,因為要踴躍發言,別人才知道你的存在及想法,很多亞洲人習性使然,就是較為內向,必須要克服這種溝通的技巧,公司特別送我到Dale Carnegie管理幹部培訓課程及進階英語發音及溝通培訓班,使我在增強表達能力及領導力上,明顯受益。」

人生的轉折點從業界到學術界

      在工作兩年之後,小家庭有了好消息,「我的太太懷孕,而且生了一對雙胞胎,一男一女;我們在美國沒有像在台灣有親戚可以就近幫忙照顧,這是一個很大的挑戰,我經常要到公司在美國及歐洲多個生產工廠出差,看到我太太一個人帶兩個小孩子,常常忙得焦頭爛額,所以我就想多少幫忙照顧小孩」,講到這裡,陳鳳山校友心疼妻子的感情溢於言表,雖然雙胞胎兒女帶來無數的喜悅。」

      為了讓自己有更多的時間參與雙胞胎兒女的成長過程,他放棄高額的收入與令人羨慕的工業界職位。校友說,「學術界是很辛苦,也沒有原先預期的那麼美好,到學術界我必須從頭開始,從助理教授到正教授,從準備教課到寫很多研究計畫拿研究經費、帶領研究生等等,又是一番挑戰,很多甘與苦。到學術界來後,經常是孩子睡覺了,還繼續在為了學校的事情忙碌,時間比在工業界花的時間更長,但是學校時間是較有彈性,小孩需要我,例如突發生病、音樂的課程、或去聽他們音樂表演等等 ,只要沒有上課,都可以去陪他們」,對於這樣的選擇,陳校友的內心並沒有太多的掙扎或後悔,因為他熱愛工作,但更愛他的家庭。談起妻子、兒女,校友的神情洋溢了幸福的光亮。

學術界的生活及總統獎的桂冠

      「挑戰就是到學術界以後要拿研究經費,這方面因為我有工業界的經驗,在比較短時間裡面,就拿到包括美國國科會等政府研究單位的資助,主要因為寫的研究計畫比較有具體性,有工業的應用性,所以在路易斯安那大學任職助理教授三年後,快速被認可躍升為副教授」,之後轉任到佛羅里達州邁阿密的一所大學,受到校長提名至美國國科會競爭『總統教授獎』,該獎項需要由校長提名,每一大學每年只能提名一位教授到美國國科會受審,陳校友是連續兩年被提名送審,在幾百上千名被全美各校校長提名的教授精英中脫穎而出,成為在1996年受獎的20名教授之一,「當年二十位受獎教授中,工程方面有九位,我很幸運是其中一位,在白宮接受柯林頓總統頒獎表揚,」校友很感激的說,「有一大部分是覺得滿幸運,在校內激烈競爭下,得到學校的二次提名,又受到美國國科會的認可與推薦,拿到此獎項。」

      如何建構學界與業界的合作模式,一直是陳校友用心投注的議題,他在美國維吉尼亞州理工大學創立了Center for High Performance Manufacturing(CHPM),專門探討產學合作並達到雙方資源共享、互助雙贏,計有二十多位教授與四十多位研究出參與,研究經費達九百萬美金。

      2006被德州大學網羅特聘,到埾安東尼校區設立一個先進製造與精實系統研究中心,「帶領著研究中心教授與研究生跟附近產業界與美國國家實驗室合作,從事各種合作計劃,而這一路走過來都是有相當的困難度,每個階段透過學習透過突破性的思考一步一步的去克服,工業工程本身就是一個非常應用性的學科,是不能遠離企業,必須要有業界的實例來訓練學生,而且訓練的學生必需要能馬上到職場工作,在這種狀況底下,我覺得工業工程學程必須透過產學合作的關係來培養學生的實際解決問題能力,沒有產學合作的機制訓練出來的學生,只有理論沒有實際應用的技能」,這是陳校友一直所面臨的挑戰,產學研究中心必須要有業界經驗、前瞻性的教授帶領,才能縮短理論與實際的差異。

      「工業工程是一種比較全方位的應用科學,所以它會隨著產業界的潮流而轉變;也就是因為這點,工業工程的學生需要有創造力,創造力高的畢業生,通常在業界是很受歡迎的。」工業工程重視系統化,也就是追求一套標準的程序,每個部驟都有嚴格的規範。陳校友說,現在很多東西都缺乏一套標準嚴格的程序才會導致出錯,出錯後更無法得知是哪個環節有問題、無法找出解決的方法,沒有一套真正能夠防止錯誤或漏洞的機制,才會導致很多弊端的發生,「從文化面開始去做改變,從改變(change)到變革(transformation),做全面性的更新把整個企業從文化面到執行面全部轉變,我期盼的是工業工程,不只是東海工業工程,除了在傳統產業上外,也能在服務業及政府組織再造上做出實質貢獻,最近台灣的食品安全危機,若採用工業工程的思考模式,很顯然是完全沒有使用系統工程的核心部驟去創造食品安全的檢核機制,從食品的生產,一直到消費者之間,沒有一個嚴格的系統工程的思考及規範。」校友真心的祈望,未來工業工程的技術應用在政府及非政府組織及產業上會有實質革新性的影響。

未來的期望

      陳鳳山校友在訪談的最後,給了學弟妹一些建議,他希望學弟妹們能在大學期間,儘量多學習英文,因為擁有好的英文說寫聽讀的能力,在國際上會有較多的優勢與其他人溝通,從而提升個人及國家的競爭力。他也希望學弟妹們將來出社會之後需要秉持著繼續學習的精神、持續新領域的學習及涉獵,可以盡量到國外,吸收國外的風土民情並了解不同環境與價值觀。另外必須認清自己是誰( identity),保有強烈的團結、共患難意識,設法讓自己補足缺點,讓自己更好、讓自己在未來可以對這個國家及社會有所貢獻;陳校友說,「其實個人競爭力的集合,就能彰顯國家的競爭力,」台灣的社會普遍充滿著為自己自身利益著想的氛圍,尤其是少數經濟狀況特別優越者,帶給社會的不公平及惊奪感之不幸,陳校友希望未來年輕的一代能夠釐清自己的角色,讓台灣更團結奮進,最後陳校友很感謝母校給他傑出校友的殊榮,「獲得傑出校友是既驚訝又興奮,因為很多人都比我更適合拿這傑出校友的獎項,我對母校回饋還不夠多,我只是很幸運的被提名,我認為傑出校友不見得是要在學術界或學歷上有很好的造詣,東海的每個人都可以成為傑出校友。傑出校友的評審標準或可不單是以校友的成就及獲得的殊榮為主,而是以誰常期默默地為母校付出為考量的話,我相信有很多東海校友都是實質的傑出校友,他們沒有被表揚,但是他們都是支持台灣社會的支柱;我個人希望有機會能夠更進一步對東海、對台灣社會有所貢獻,也希望未來我能運用工業工程的技巧,改善一些重要體制,給大家帶來更美好的生活。」 陳校友同時也希望未來的東海能更上一層,東海的金字招牌能越擦越亮!

      在熟悉的東海陽光裡,陳鳳山校友懇切談話中,結束了這次的訪談。





【校園記者/洪千惠 2014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