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傑出校友遴選 > 第四屆 > 王靖獻(楊牧) 校友
王靖獻(楊牧) 校友
王靖獻(楊牧) 校友
單位:就友室
分類:第四屆
點閱:417
發佈日期:2009-11-27

【第四屆傑出校友】王靖獻(楊牧) 學長

王靖獻:第五屆外文系,愛荷華大學藝術碩士和柏克萊大學比較文學博士學位。1972年起改筆名為「楊牧」,曾擔任中央研究院中國文哲研究所特聘研究員兼所長、東華大學教授兼人文社會科學院院長(1996-2001)、香港科技大學教授(1991-1994)、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客座副教授(1978-1979)、臺灣大學客座教授(1975-1976、1983-1984)、美國華盛頓大學助理教授、副教授、教授(1971-2002)、美國麻薩諸塞大學講師、助教授(1970-1971)。王校友早年以筆名葉珊寫詩,並以絮語筆調寫作散文,多記少年回憶、故鄉花蓮事物,結集為《葉珊散文集》,稱譽於文壇,屬台灣學府派的詩人和散文家,右手寫詩,左手寫散文,擅長翻譯和評論。創作不斷,著名的詩文集有《水之湄》、《花季》、《燈船》、《瓶中稿》、《海岸七疊》、《禁忌的遊戲》等;另散文集有《年輪》、《山風海雨》、《亭午之鷹》及《昔我往矣》等。

楊牧是台灣學府派的詩人和散文家。1960年由藍星詩社出版楊牧第一本詩集《水之湄》,收錄作品50首。與第二本詩集《花季》均為就讀東海大學時期出版。楊牧除了詩集和散文集見長外,兼擅翻譯和評論。

柏克萊精神-面向社會的優先學術

學長在《柏克萊精神》一書中談到,所謂的柏克萊精神是結合學術研究和社會介入於一體的精神;是他理想中讀書人積極介入社會、擔當身為知識份子的使命。

值得一提的是學長作品中的冷靜、含蓄及蘊藉,介入了現實問題的探討,關懷鄉土、社會、世界,對台灣社會的觀察、省思批判與理想。值得探究的是,此寫作風格的轉變,和先前提出的柏克萊精神是有關聯性的,積極地介入問題核心,替社會診斷,這是當年在離開台灣赴美就學後,在柏克萊所體會到的精神意涵。

鄉土情懷‧體現自我

詩文作品中展現的鄉土情懷,如:《年輪》中的「北西北」裡以鮭魚為喻,象徵自己向家園的回溯,到<瓶中稿>一詩的寫就,標誌了學長在面對花蓮、面對自己最初成長之家園最篤定切實的肯定。但在文學的創作理念中,文學的抽象客觀與鄉土情感的具體主觀之間,不必然會造成決然性的衝突,文學創作特定的形式規範,不可能完全束縛住詩人深厚的情感,那種面對自己最貼近、最真實的紀錄,是一種生命的點滴情懷躍然於紙上的展現。

學長正在寫作中的《奇萊後書》,以當年在東海求學的點滴回憶為開端,如同先前《奇萊書》系列的完成,肯定自我成長經驗的回溯。

品詩人生‧多元藝術的實踐

在《一首詩的完成》書中,楊牧以勉勵的口吻說道:「你是昔日之我,我希望未來之你不僅止今日之我。」如讓人親見一位長老智者提攜後輩青年學子之情,全書以學長的所體所感,將「如何成為優秀詩人」這課題分十九篇來談,有談<抱負>、<大自然>、<記憶>、<古典>、<閑適>等等,讀之讓人內心心生讚嘆,學長筆下所論及到的詩已非純粹的感覺,而是轉變成一種藝術上的駕馭,開始感受到詩除了狹隘的頤情養性之外,還必須要用更多不同的角度去看待,不管是浪漫、實際、白描、輕鬆,抑或是壓抑。

在談及詩文的創作時,不禁讓筆者感到好奇,是否如同學長曾在書中提及的,「詩本身是可以抵制哀傷、體會悲憫、追求幸福、提升個人的生命,但壓縮的語言不容易奏效」,所以在表現詩的本質詩路之餘,也開啟了散文寫作的契機?學長表示,其實不盡然如此,其實有時是因為遇到的社會情境有所不同,遇到不同事情,當然想要抒發情感的話就必須用最適切的文體來表達,比如是要選擇以韻文或是散文的方式書寫,學長舉例道,如北宋時期的大文豪歐陽修各種文學體裁他都能寫,比方詞、近體詩、古體詩等等,所以在當歐陽修遇到事情時,也會選擇應該要用什麼樣的文學體裁去書寫會較為恰當,所以,在當一些較為象徵性的東西無法表達時,嚐試以散文的書寫體例更能貼近事件的核心。

獨立‧自由‧批判

在學長當年在東海求學的時光裡,校內有一些敢說話、批判性著稱的社團,如:「東風社」,學長當年更是社員之一,擔任了幾期的編輯工作,學長回憶道,他還記得當年在東風社出版的刊物上,發表過一篇社論,名為「獨立思考的勇氣」,也許正是因為當年東海的學術自由校風,助長了批判性思維的論述,也開展了學長在當時那樣的蓄積見聞下,清楚地擇定自我前進的道路。

憶及在東海求學的過程裡,學長最難忘懷的還是在東海校園裡生活的點點滴滴,語氣中充滿了對東海校園的懷念之情,對東海的深切情感是篤實的,厚實的情感溫度散落在老一輩的東海人心目中,成了大家記憶中最美好的一部分。除了東海的美景之外,學長在求學過程中,印象最深的還是東海多元、自由的學風,大一起初唸的是歷史系,之後轉至外文系,而後至中文系的課堂上修習了許多教授的課程,學長現在還記的當年至中文系修習了詩經、楚辭、莊子,以及徐復觀教授的中國思想史課程,另外還有一些美學、邏輯等等的課程,多元的知識內涵吸收輔以自由、開放的人文學風,或許這正也是滋養學長在大學時期多方文學意識的開端。

高度學術的前瞻視野

學長在海外擔任教職多年,之前也回國任教於台大,並在研究單位任職一段時間,如中央研究院擔任文史哲所所長,依據這樣長期的觀察,學長談到國內外學生在求學的態度上大體沒有太大的差異,但是正如先前所提及的,台灣的學生比較被動,無法主動說出自我真正的想法,但相反的,國外的學生在這一點上是比較主動踴躍發言。也許這正是學長先前所表示的「柏克萊精神」,化被動為主動,勇於介入社會,作一個敢批判、敢思考的讀書人。

 【文/校園記者張惠嵐 2007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