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傑出校友遴選 > 第五屆 > 劉小如 校友
劉小如 校友
劉小如 校友
單位:就友室
分類:第五屆
點閱:269
發佈日期:2009-11-27

【第五屆傑出校友】劉小如 學姐

劉小如:第九屆外文系,美國康乃爾大學自然資源博士。研究專長為:鳥類生態與行為;生物多樣性;整合型自然資源保育研究。曾任東海大學生物研究所兼任副教授、台北大學資源所兼任副教授、國家公園學會理事長及中華野鳥學會理事長,並榮任美洲鳥類學會榮譽研究員,現任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員、台灣大學生態學與演化生物學研究所兼任教授。

興趣‧突破‧成長

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中心研究員劉小如是國內鳥類研究權威,她的求學過程非常特別,先考上物理系,再轉到外文系,出國留學念了美國文學碩士、環境教育碩士,最後成為野生動物博士;對這段歷程,她的形容是「興趣最重要」。

劉學姐高中時對什麼都有興趣,因為當年物理最熱門,就念了東海大學物理系;但進大學後,覺得校園非常漂亮,不想整天關在實驗室,又見識到外文系許多外國老師的活潑教學,自己英文也不錯,就轉到外文系,畢業後到美國康乃爾大學念美國文學。

回台後因為先生在寫鳥類生態的博士論文,劉小如成為24小時助理,跟先生到處認鳥,產生興趣,又去康乃爾念環境教育;拿到碩士後,還多留一年補修生物相關課程,最後決定繼續念自然資源系博士班,主修野生動物。

學姐談及自己一路上求學歷程的轉變,和面對一些學習上的瓶頸及挫折的適應方法,表示或許有些建議可以和學弟妹分享。

劉學姐篤信唸書是為自己唸的,只要有實質的付出,都會有實質的收穫。她認為做有興趣的事,不會覺得累,也會自動自發的去鑽研,不需要別人逼,更不會在意花了多少時間。所以,興趣絕對是學習過程中很大同時又能自己帶來快樂的動力,但是學習還是要循序漸進的,所以有耐心、能持久努力也很重要。

當年劉學姐從文學背景改念生物,課本中很多地方看不懂,加上唸書的習慣是要求「甚解」,不喜歡「背」,所以第一年時常捧著很多問題去問助教或教授,幸好每次都得到詳細的解答,讓學姐的理解得以成長。問的問題必須脫離那種「很明顯、自己可以輕易尋找答案」的類別,才會讓別人願意回答你的問題,也可以讓別人看見你的努力。劉小如記得曾有一位東海的學生在每星期和她見面談功課時,問的都是英文生字,後來學姐問她:「你手上沒有英文字典嗎?」

若同學遇到學習困難,可以分析一下是自己努力得不夠,沒有找到適合自己的唸書方法,還是自己對這個領域真的完全沒有興趣,若是後者,可以考慮是否有自己更想唸的領域。

關懷‧保育‧延續

學姐的主要研究重點是鳥類生態、行為、與族群,生物多樣性和自然資源保育。幾十年來台灣的生態環境已經受到相當多的破壞,自然資源也有被過度利用的跡象,學姐認為,我們每個人都應該對維護台灣的自然環境與生物多樣性資源,盡一己之力。因為環境會受每個人的行為影響,每個人的行為也必然受到自己的價值觀左右,所以關懷環境和瞭解自己是相關的。

但學姐仍然建議了一些實際的操作面向,供大家參考,如:

(一)每個人都應該認真地參與一次與環境或社會有關的課外活動,例如參與民間團體舉辦的自然解說教育、到環境保育或保護團體去做義工、參與飢餓三十的活動等。參與的目的應該是去獲得知識與經驗,也是去瞭解為什麼這些團體的成員要花自己的時間和金錢來做這些不賺錢的事。有興趣的同學當然可以繼續參與,沒有興趣的同學也至少得到一次真誠的體驗。

(二)上網查找一些與環境變遷及個人生活相關的網站,仔細看看網站裡到底提供哪些資訊,例如什麼是「生態足跡」、計算一下自己的生態足跡或自己家庭的生態足跡(網站中都有),思考一下背後的意義。

(三)借一本「富足人生」來閱讀,檢視一下自己的金錢管理,也看看自己是否每天都在用最好的方式來過日子。

(四)組織讀書會一起閱讀、思考,逐漸深入瞭解影響生態環境的各種自然與社會因子。因為不論大家過去關不關心,環境都在改變,這個問題會繼續存在並影響大家一輩子,不如及早增加瞭解。

保育‧生命‧希望

近年的人類活動把地球上物種滅亡的速度加快了100至1000倍。談起在全球環境急劇變遷的情形下,是否應該以人工的培育方式來繁殖瀕臨絕種的物種呢?學姐表示以野生動物來說,我們可以思考,假若當環境變化到「物種甲」無法生存的程度,以人工繁殖出的「物種甲」個體要在哪兒生存呢?在動物園中嗎?動物園這類的設施又能容納多少隻培育出來的「物種甲」呢?若藍鯨快要絕種,我們能在動物園或水族館中飼養幾隻藍鯨呢?這少少的幾隻藍鯨又如何避免小族群容易出現的基因漂變危機呢?若環境還沒有變化到「物種甲」無法生存的地步,保護現存的環境和改善已被破壞的環境,同時加強保護還在野外生存的個體,在保育上的功效會遠高於非常昂貴又不一定會成功的人工繁殖,何況養在園中的動物不但永遠需要照顧,也無法取代野生生物在自然界的生態功能。

顯然保護自然環境,讓生物可以在自然界維持健全的族群才是我們應該追尋的目標。在適當的環境裡,生物自然會繁殖,不需要人教導,也不用花人們一分錢就可以生存下去;人工培育也只有在棲息環境還存在、還健全的時候才比較有用,此種方法的優先順序應該被排在後面,採用此種手段之前,應該請專家仔細評估。

談及台灣近幾年來的環境保育問題,學姊認為,目前國內尚有許多環境問題急待解決,但是比較近40年來政府和社會大眾對自然環境保育的認知與關懷,可以看出非常明顯的改變與提昇,國內關心自然環境保育的人愈來愈多,不願意為了多賺一點近利犧牲環境的人也愈來愈多,這是讓人覺得很有希望的地方,也是在從事保育工作多年後的一點欣慰。最後,劉小如學姐希望大家不要以為「人」一定有能力挽回自己對自然環境的破壞,而應該儘量避免破壞環境,另外也應該體認事先的防範與保育措施,絕對比事後的補救效益高。

惦記‧遙望‧東海情

回憶起當年在東海的時光,學姐表示,有很多難忘的回憶,但是不能用一堂課、一位老師、一位同學這種切割式的方式來表現,「在東海的四年,是我生命中最珍貴的一段時光,也對我的人格養成有決定性的影響。」劉小如學姐如此肯定地回答。

 【文/校園記者張惠嵐 2007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