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傑出校友遴選 > 第七屆 > 許文雄 校友
許文雄 校友
許文雄 校友
單位:就友室
分類:第七屆
點閱:275
發佈日期:2009-11-27

【第七屆傑出校友】許文雄(許達然) 學長

許文雄:第四屆歷史系,哈佛大學碩士,芝加哥大學博士, 1969年起任教美國西北大學,現任該校亞非研究,比較文學研究,及歷史系名譽教授。在學術研究方面,發表二十多篇英文論著;獲得芝加哥大學博士論文研究金、美國哲學會研究金、美國傅爾博萊特研究金、美國西北大學教授研究金(兩次)等。以許達然為筆名發表十多本散文集(台灣九本、香港一本、大陸七本)、一本詩集。作品被譯成英、法、德、日、韓文;先後得新新文藝獎、第一屆青年文藝獎、金筆獎、吳濁流文學獎、府城文學特殊貢獻獎、吳三連文學獎、台灣新文學貢獻獎等。 1982-1984年被選為北美洲台灣文學研究會會長。他的散文被編入台灣、大陸和海外多種文選,以及台灣國中、高中和大學教本。

許達然(原名許文雄)台灣台南市人,是一位知名的台灣史學家與文學作家。以第一志願進入東海大學歷史系畢業後,留在系上做了三年助教。以獎學金到美國哈佛大學讀書,獲碩士學位,美國芝加哥大學得到博士學位,1969年起在美國西北大學教書,2003年退休。2002年5月曾回母校講吳德耀人文講座,2005年11月又回東海大學擔任教學卓越計畫駐校專家,2006年獲選為第七屆東海大學傑出校友。

學長的學術專長是台灣史,尤其是台灣社會史和文化史。他一開始的興趣其實是西洋史,然而藍文徵教授的一番話讓學長轉變了興趣,他說:「以後你要有一點成就的話,還是要研究中國歷史。」,「對於西洋史,我們只能教,要研究的話是比不過西洋人的。」學長想著,「我是台灣人,就研究台灣史吧。」他著重社會科學的歷史研究。

除了對歷史專業的鑽研之外,他一手寫學術論文,一手寫散文,兩方面都有可觀的成就。除學術著作的成就外學長在文學創作上的表現也深獲肯定,公認他的散文創作翻新了台灣散文的傳統,開創散文紮根在本土的新天地,令人耳目一新。社會評論他「創作結合知性與感性。突破中國散文抒懷為主的個人風格,提倡散文亦是參與文學,使散文具有社會意識,擁抱時代---他的散文翻新台灣散文的傳統歷史,開創新天地。」曾獲「新新文藝獎」、第一屆「青年文藝獎」、「金筆獎」、「吳濁流文學獎」、「府城文學特殊貢獻獎」、「吳三連文學獎」與「台灣新文學貢獻獎」等。

學長創作文字簡潔,受文法嚴謹的英文影響,他說「我寫作用字,嚴謹是不敢說,不過,至少覺得不必說的話就不說。」但卻又意象豐富,「語言是一種象徵,就儘可能讓它的意含多一點」,他的文字把台灣的土地、自然,和庶民生活的細節交錯融合在一起,塑造出極為特殊的風格。

學長的散文注重個人與群體關係,突破傳統散文抒懷為主的個人風格,他認為寫作散文,抒情是最容易的,難的反而是如何排除空靈與無病呻吟。許文雄校友認為,散文應該駐紮其根在台灣這塊土地的民眾現實中。透過他的散文,我們可以充分理解到他的社會意識,體悟到他對時代、社會的憂患意識及親近社會的人道主義關懷。

他很懷念在東海教過他的師長,尤其感激歷史系楊紹震教授提攜之恩,王德昭教授指導他寫英文學士論文,藍文徵教授和黎烈文教授的教導,Dr. Lund借給他不少的英文書。

學長對於在東海所得到的一切感謝萬分,美好的人事物點滴在心頭,豐富多元的通識教育、與同學們一起做的勞作教育,1964年聖誕節的溫馨聚餐、與同窗好友一同創辦的【東海文學】雜誌,一切彷彿仍歷歷在目。許學長曾寫道「沿著含羞草,進入相思林,就擁來清新的香絲,撫我的頭,摸我的臉,還拍拍肩,豪放起來甚至要抱。我彎下身軀要躲,樹以為我向它們鞠躬,輕柔挽著我,和山交換沉默。」

許文雄學長慶幸在東海結識了人生的伴侶鄭夙娟女士,「我當助教時她大三,那時我們才開始做朋友,這也是為什麼東海是我最懷念的地方,不只在這邊唸書,而且找到我人生的另一半。」

對有心從事文學創作或歷史研究的學弟們,學長建議「學歷史的,儘可能也學習其他社會科學與人文學科」,因為畢竟它們都是要被解釋的。談到美國大學生,許教授以美國西北大學的為例,學生大多用功求學,上課前的readings都會預先讀完,以便在上課時討論,有不清楚或有意見時也都會主動提問,許學長的研究室位在圖書館的書庫中,他總是看到學生們認真閱讀。

在美國計畫寫的幾本書,有關台灣歷史的,包括台灣社會變遷、人民的起事和械鬥,台灣社會的衝突和組織,以及台灣文學史論等六本。因為「研究台灣並寫作,使我覺得我也在台灣」。

深刻的人文情懷、東海的風、大度山的綠意,涵養著許達然教授從平凡的學子到卓爾的君子,但是走過的足跡不曾忘記,他仍心懷感恩,回顧過去,他不誇耀成就,只感謝從前,這樣謙虛的胸懷,值得我們學習。

 【文/校園記者許馥穠 2007年4月】